未一

你说你喜欢雨,但是你在下雨的时候打伞。 你说你喜欢太阳,但是你在阳光明媚的时候躲在阴凉的地方。你说你喜欢风,但是在刮风的时候你却关上窗户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害怕你说你也喜欢我。---Shakespeare

满身花雨又归来

《南歌子》田为

    梦怕愁时断,春从醉里回。凄凉怀抱向谁开?些子清明时候被莺催。    柳外都成絮,栏边半是苔。多情帘燕独徘徊,依旧满身花雨又归来。


总是读不厌这样的文字。

明明是两千面前的某个谁茶余饭后或是风花雪月后趁着酒兴,大笔一挥,留下的一段呓语,却时常比如今直白的文字更加令人措手不及。

有人说,读宋词总是这样,读到自己喜欢的句子,就像做了一场梦,梦里你可以四季更替,日月颠倒。而于我,遇上喜欢的句子,就像是于人山人海的闹市,擦肩而过那一个熟悉身影,再回头寻他时,早已迷失于这喧杂中。但那一瞬间的感觉却是足以珍藏当做永远的财富的。


做了一场梦,梦里有你,有江南,有酒楼,有花雨。撑把油纸伞的佳人朱唇微抿,便荡漾在这水汽氤氲的小镇里,美得令人窒息。我在花间酿一坛春雨,挑烛烹煮一壶绿意,半醉半醒,只为等你。梦里的你太让人心碎,醒来后也没有伤悲,只是眼中却再也映不出你的模样。

我这般狼狈,该是你的过错吧。

阳春三月,烟景无限,我却孑然一人,处这春光之中,处这明媚之中,拥抱空虚。怀着破碎斑驳的回忆,来到这你我曾共处的亭台,抚摸过栏边青苔,微风轻起,柳絮纷扬飘向湖中,耳边听见你说:

“好美。”

猛然回头,却只有天边多情的云燕还在徘徊,笑我痴情,笑我愚笨!

也罢,也罢,提起酒壶再来一场宿醉!这花,这雨,这情,这景……醉了我便不再想你。

醉倚栏杆,饶有趣味的玩弄手中酒瓶,眼神游离,往远处树林深处望去,不禁微微皱眉。

又是那女子,撑把油纸伞,抬头看着柳絮纷飞。突然发现了些什么,撩起耳边垂落的发丝,莞尔回眸,对视讶然。

呵,

我轻笑道:

“好美。”


评论

热度(2)